教堂于天津的魅力

作者: www.7163.com  发布:2019-10-16

早就该写但却迟迟不动笔,因这岔头儿实在太多。

1.

当我第一次路过“原安里甘”小教堂的时候我就被其特色的魅力所吸引,那是位于和平区泰安道上的一座古建筑,尖尖的塔顶与漆黑的砖墙与天津其他教堂有着显著的差异,特别是建筑本身所带有的那种紧凑感与与泰安道安详,静谧的环境融为一体,显得格外的神圣与肃穆,好像连那玻璃被小石头砸碎了几个框都显得分外的艺术,好像这里就一定有什么故事,好像这就是游戏或电影当中的一幕场景,一个景点儿似的,我们站在这里,便也与艺术和历史融为一体,成为了这错综复杂的浓厚的,梦幻的,神秘的历史洪流当中的一部分,着实兴奋,满足;特别是对于我们这种文艺爱好者来说,这里的这栋建筑伴着夕阳,简直成了实现梦的美好家园。

这在国内,特别是在天津还是挺少见的。因你若习惯了那富于我们社会主义特色的菜市场和居民区的话你就会特别稀罕那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西方美景和建筑,但你又一时出不了国,所以便看着这国内原汁原味的西方古建筑浮想和止渴。当然,那都是我年轻时候的事情了,年轻时候的我是真爱文艺,那时候还陷在里头,爱的不行所以没有跳出来的能力;那时候是热爱,对这些美好的,西方的,有着丰富历史痕迹和悠久文化底蕴的东西都有着一种异乎常人的热情,好像我天生就有一种比较,好像我天生就对那些本土的现代文化不感兴趣似的,着实成熟,机灵。

但是我却是爱那些国外的东西,这建筑是尤然,因我从小就生活在五大道,对这些古建筑也是耳濡目染;直到今天我再回去看的时候也依然充满了怀念与想念,怀念在那儿度过的美好时光,想念那些逝去的,开朗的,和豁达的笑脸,那里有很多陪伴我一起长大的朋友和于我殷勤玩笑的老人,那些老人现或已经都不在了,而那些朋友却也都大半散落八方,无迹可寻也无法可想了。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和长大,家庭的熏陶与自我的感悟让我对西方的文艺与中国的传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大半是一种天生,少半是后天的机遇罢,但是对于那美、好的爱却一直没断过,多少次在梦里我都会重回那个地方,重回那些我心仪已久的街道,重回那些我走过的路,和遇过的人。

但是不行,那是太难了。

2.

直到今天我跳出了文艺,我再平静的去看待那些我以前爱过的东西,那些挚爱的感情;虽然没那么陷了,但却多少会有一些波澜,好似在平静之中激起的一小点儿浪花,但又很快的恢复平静,一切都如往常一样的中立,而那古老的,神圣,神秘之古建筑却也只是古建筑而已了。

不再着迷的好处就是没有大悲大喜,而那又怎能断定伤心和快乐呢?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但我却深知我自身爱着什么,对于那日落映衬下的穹顶之尖的十字架,我是无论何时都断然敬佩的,因那普世精神却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并不是说我信仰他,而是说他的这种“一往无前”的架势颇有点儿孔圣人当年“知不可而为之”的周游列国的架势,那是本质上相同的一种架势,那就是:“希望自己的价值被世人所认可,崇信”,相信自己是“对”的,这是一往无前,这是前赴后继了,所以他值得被敬佩无论他的标识是“十”字”还是“卍”字,我觉这种坚定信念的行为背后都有一个强有力的精神巨舰在支撑,我们凡人还是要对这类巨舵抱有一定崇敬的,不然我们就显得太渺小了不是?总而言之,一个宗教漂洋过海来到国外宣扬自己的精神,甚至还建了房子,我们先不管他知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底蕴有多么深厚;但单凭这种精神就值得为他们鼓掌了对吗?

3.

所以天津有好多这样儿的小教堂,这一方面与天津是过去的租界有关,有租界就会有外国人,有外国人就会有教堂,因他们大多是有信仰,且信仰对他们的日常来说可能还是个挺重要的事儿,所以天津不仅有教堂,而且还有各种风格,和不同信仰的教堂,其中“安里甘教堂”只是其中一个比较可爱的小教堂,他是因样式古典和年代久远而著称的(安里甘教堂大概始建于十九世纪末),但是要说最为有名的,还是要数位于西宁道和营口道交口附近的西开教堂,那是一辉煌,伟大,光芒之建筑,特别是在溜着滨江道上之时那远处的高耸的西式建筑显得格外扎眼,好像你这一路上的动力和目标都是为着向那不远处的教堂前进似的,好像那就是一特高级,特神秘,特怀旧,特遇喜的地方似的,好像那就能带给你幸运,美好,你心灵的霍亮与梦想的情真一样,着实神奇,荒诞,但又显得那么的浪漫而无可或缺,因滨江道的尽头若没有了那闪亮的建筑,就好像这道就是一普通的道,甚至还不如普通的道,只是一落魄的,复古的,挣扎在泥泞和池沼里的商业街,可是因有了那教堂,一切却都变的不一样了,好像这再怎么破,却也是得来;好像这再怎么旧,却总是怀念一样,因天津人总有故事留在这儿,天津人总有恋情留在这儿,天津人总有不羁留在这儿,总有欢闹留在这儿...等等一样,好像那旧西开天主教堂的圣光就剩那么一点儿,就剩那么一点儿还照着他眼前的这条街,而我们却都想沐浴在他这圣光之下似的,着实温吞,但谁心里不是幸福呢?

4.

但若说最开始的西式建筑之一,或者说教堂罢;那当属现位于河北区的望海楼教堂了,据说那是天津最早的天主教堂,而且也曾发生过震惊中外的“天津教案”,其案发地点就在于此,是一个“颇具身世”的小教堂,也是一个哥特式风格的古文化建筑,这个小教堂我还是去过一次的,但那大半是在外参观,而里面的装修风格和座椅造像什么的,大抵是很朴素的在我的印象中,在我印象中他并非一个给我感觉很“洋气”的东西,而是一个孤单的,略显突兀的这么一个建筑群体,与和平区成对儿的,成双的,成群的相比这还显得差的落寞些,可能也跟他的地址和现所处环境有关罢。

5.

我是认为信仰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情,但是他毕竟是一种“感染人”的东西,你不信看那些西方的教堂,那种庄严,伟大,肃穆,华丽和天津的教堂简直是无法可比的,那是西方几乎凝聚了全民的智慧和财力才得以建成的,与这“海外分社”必然是在成本和时间上有着质的差别,这也是情理之中,你再看那些佛庙,佛像;那都是很恢弘和肃穆的,这就足以让人看到就多少有点心生敬畏,所以为什么说:“佛靠金装”呢,其实上帝不也是靠拿金银财宝堆起来的大屋里被人朝圣吗,意思一样。人,其实多半是视觉动物,对于“伟大”的感染力也多半是从视觉上开始展开的,这让人有了思维上的局限性,但却极大的满足了自己的感官需求,所以其实本质上来说如果上帝和佛都是这么喜欢“金银财宝”的话那他和凡人便也没什么区别了罢?还是说我们认为他和我们一样喜欢这些呢?

6.

那,便是人的多余了罢,但因神圣需要被更多的人顾及,所以神圣的信徒便用更多人可能会“顾及”的方法去装点神,久而久之,搞的神好像很势力似的;也不知这真实是什么情况了,但我想可能神圣也不会有感觉罢,因天道有常不就是指的“天若有情”吗?所以还是人爱多此一举了,可是话虽这么说,你若真论感染力,若真论人们的向心力,那还是越庄严,越肃穆,越华丽,越伟大越好罢,因绝大多数人是从流,而绝大多数人都是相信自己的所见的,而人却也是爱往钱堆儿里扎,久而久之这崇敬和财富融为了一体,人们便也这么相信着,糊涂着,乐于接受着;甚至还有了“财可通神”的称号,真不知是信仰从何而来了。

但这,我觉便是“大教堂”,“大寺庙”与人的影响与“副作用”罢,久而久之人们不知该“崇拜”什么了,是崇拜神还是崇拜这大,我不清楚了,迷茫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望海楼教堂这远离繁华的“偏安一隅”的小安静我觉还算是西方教堂界在天津的一支小清新罢,但“宗教”这东西,说归齐不就应该是小清新嘛,当然,这也只限于我个人对宗教的理解罢了,人们总爱往圣贤,清新,清明的人身上泼脏水,这点屡见不鲜;所以“天津教案”发生在望海楼教堂似乎也无可厚非?但事实是什么我真是不知道,但我想这便是各人的选择罢www.7163.com,,有的人选择扎堆儿着,辉煌着,温暖着信仰有的人选择清苦着,清冷着,简单着幸福着信仰,不一样,但是无论你选择哪一种,我都希望你真的知道自己信的是什么是“大屋子”还是“大神圣”,亦或是“大神秘”与“大卑鄙”呢?总之天津的教堂各式各样,各形各色,但归根结底那无非就是信仰和人性;信仰光的,人性自然光,信仰暗的,人性自然卑,但我们天津人,我们天津人就看看就行了,因我们信仰的是伟大的社会主义,和伟大的价值观。----李宗奇(笔名 秋水)丁酉年十月廿六

本文由银河网站登录发布于www.716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教堂于天津的魅力

关键词:

上一篇:服务端主推消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