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支付宝的黑化

作者: 手游论坛  发布:2019-10-08

亲眼所见,后来支付宝自认为“做错了”,以致“愚蠢至极”。但这大抵已经无用了,毕竟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番悔改多许已经晚了。是的,一定已经晚了。网上大多是骂此的,并辱以“垃圾”“黑商”以及层出不穷的国骂。我没有看到有声援的,或许有,但一定抵不过其他,这是人数上的压制,是文明程度上的压制。

网上这大大小小的热点之中,马先生的红包是我最为关注、最喜欢的了。我的朋友们将我拉入一个群,最精细、最高效的领红包方式都公诸此。甚至有人为此专门做伪基站,四处发布自己的红包口令——邀请人是赚钱的。因此,这些人倒也赚的盆满钵盈。毕竟是从富人身上抠钱,好不容易有方法从富人身上抠钱,怎么能放弃这种让富人破产的机会呢?以至于频频有新闻布告此种事迹,某某因此赚了几万、几十万云云。我起初是不屑的,天下哪来此等好事?我们给予另一个马先生诸多钱财,这另一个马先生怎么就分文不散呢?同样姓马,那怎么会差距如此之大?这必定是阴谋诡计,我想来。但观察了许久,我真认为我自己是王八蛋了。凡是领到红包的人,脸上就泛着喜气的,见人必定攀谈:今天领多少?倘若自己少了,便不再言语,仿佛是不应该的,是偏心的;若是多了,便敞怀大笑,人生的乐趣也莫不过此吧?便宜一定是要占的,还要多多益善,这是我们自古以来的习气。不然,谁愿意去做这个王八蛋呢?更有甚者,以此来当做工作了,每日散播消息、邀请友人,倒也是乐此不疲,自己正经的工作反倒是心不在焉了。

听说,马先生的支付宝公司被人唾骂了。但我也仅仅是听说而已,并没有亲眼见到。只是在网上捕捉到了些许风声,至于到底有没有去马先生的公司骂,我是一概不知的。不过,在它没有被骂之前,它给我的印象还是蛮好的。至少每天的红包我都会领了的,而且朋友间也相互夸赞,乃至于狂欢。同时呢,微博、朋友圈等等都几乎刷爆了此类消息。我们每天无一不沉浸在支付宝公司给予我们的幸福之中。

难道马先生就没有想到,良心就是用来被狗吃的吗?莫非其支付宝公司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跟雷峰塔一样终究是要倒下的吗?怎么这么多难道,难道他们都是傻子吗?

活该。

现在,它已经开始黑化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我看看另一个马先生,再看看这个。

这是有事实举证的。试到微博、论坛,寻寻人民的意见去。凡有人民的地方,除了几个坚决拥护或收钱的水军之外,可有几个不为人民隐私打抱不平,不怪支付宝行为太卑劣的?

但在这个时节,我们还在领着红包,每天一二块钱,自然是极好的,美滋滋地生活。但我听说了,这是一码归一码,红包是两个马先生的角逐,领还是要领的。有便宜不去占,那谁都会觉得是个王八蛋不是?但骂还是要骂的,这是自身权利的维护。我想,倘若马先生取消了红包,想必骂的会更狠,这次就主要是在小气上了罢?

当时我最希望的,就是这支付宝的黑化。后来我看到网上的言论,都很惬意,我再去瞧瞧骂的内容,骂它的人群。原来,还是占便宜最多的那群。不骂的人大概少数是忙,多数是懒罢。然而,这些内容我愈看愈高兴,都无一不希望支付宝的垮掉。

甚至去大放厥词:工作?不存在的,工作是不可能工作的,这辈子是不可能工作的,谈生意又不会谈,就是领领红包,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云云。

说来说去,现在只不过支付宝还没有倒下,暂且只是黑掉了吧!

当然,以上此类只是个例,也有淡泊名利者,记起有此事便去领,记不起,便不领了。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佛系青年”,领不领都随缘。不过想必此中少数人是忙,多数人是懒罢。

是的,每天仅仅几毛钱、乃至一两块钱,我们都会去珍惜的。这倒不是我们养成了良好的节俭习惯,毕竟这是别人的钱,这是富人的钱。难道发钱这种事还能缺了我们吗?难道我们会看不到发钱这等好事吗?近日还只是余波,前几日双十二等节日,哪个不是马先生出手阔绰赏赐的?是富人的,我们就要去抢,有便宜不占岂不是个王八蛋吗?

这不,一拿耗子就出事了么?新年的第二个工作日,支付宝推出的用户个性化年度账单成了不少人民茶余饭后的话题,这本是一场“全民自我秀”,谁知有位眼尖的、较真的人民发现了其中不算做漏洞的“漏洞”,并怀疑是马先生的支付宝公司故意为之。

不过,个人隐私泄露早就不是昨天的事了,不是早已被奸商们泄露无疑了吗?难道这马先生的支付宝公司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嘛?连我们的隐私都不去保管的嘛?难道这红包真的是简单的,两个富人马先生之间的较量吗?倘若一点儿良心都没有还能发钱的话,那另一个马先生怎么就不去发呢?难道另一个马先生才是商人该有的模样?

支付宝应该只管发红包的。人民们快快乐乐地领着红包,和其他事又有什么相干呢?它偏要弄什么劳什子年度账单,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多管闲事罢——那简直是狗拿耗子。

本文由银河网站登录发布于手游论坛,转载请注明出处:论支付宝的黑化

关键词:

上一篇:第一期项目论坛数据库设计文档
下一篇:没有了